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孙翠凤 > 鱼缸钓鱼、客厅跳广场舞…全国人民花式抗疫,笑着笑着就哭了 正文

鱼缸钓鱼、客厅跳广场舞…全国人民花式抗疫,笑着笑着就哭了

时间:2020-02-20 20:59:04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孙翠凤

核心提示


  小二权力太大  今年格外的与众不同,鱼缸自从大点的活动改为人工审核,鱼缸就变成了内定,这点大家都心知肚明,这几年一路跟着马云走过天猫,天猫的大环境变了,小二权力太大,想让谁上活动就让谁,要是没有路子,抢购是绝对过不去的,上来上去就那几家再做,那些高管就真的看不见吗?  如果,我是说如果,我们没了广告费,没了运营和推广的人员工资,没有竞价排名的广告和活动,专注把产品做好,把服务做好,把售后做好,那将又是一个什么样的局面呢?  除了马先生的规则,说来说去的问题还有资源不公的问题,同一个平台,大家都缴费了,为什么一些关系好的天猫店铺就能享受大量优质的资源呢,凭什么线上也开始搞人际关系了,所以最重要的问题是要监管,不能让权力部门太任性了,让整个平台资源都公平公正一点儿,给所有在平台上经营的商家一个平等的机会!  这难道不是马先生应该长期构建的良性生态圈吗?  去年天猫男装店有12000多家,今年只剩9000多家,那几千家都玩不动了,那只是男装类目,其他类目更是数不胜数,好多已经倾家荡产,甚至家破人亡,我是万千亏损商家的其中一个,我用我的方式为正在挣扎在天猫坑里的他们代言。

但在管理上,全国交易平台也面临着更大的挑战:全国房东租房时是否应缴纳酒店税?个人在何种情况下可以出售汽车的驾驶权?平台何时才可以将服务供应商视作独立的承包商?以及何时才不得不将他们看作是自己的员工?大多数创业者有两种应对方法:直接无视或事先修复——但我们认为这二者都不合适。今天的这篇稿件,钓鱼梳理了不少交易平台在发展过程中需要注意的要点,钓鱼比如追求网络效应时可能存在的一些风险,信用机制的建立和反思,以及与主管部门可能存在的分歧如何调和。

许多评分体系存在一个巨大的漏洞:客厅抗疫那些自愿对产品或服务进行评价的人要么是特别满意,要么就是特别不满意。管理交易平台为传统商业模式提供了全新的交易理念,跳广也是为解决现有监管框架的局限性而诞生的,跳广如为P2P借贷或房地产租赁之类的交易提供了新可能。2012年,场舞LendingClub实现总计71.8亿万美元的放款,而Prosper仅15.3亿万美元。

再看Upwork,跳广除了对员工进行资格审查,它还允许雇主定时审计并检测员工的工作完成情况,同时进行多种货币的在线支付时享受折扣汇率。

有的创业者想在高速发展期弥补平台漏洞,场舞但这反而会增加毁灭性的风险,所以在一切尚未成熟时发现缺漏并加以解决反而更有利于推进平台的发展。

全国灰色地带为创业者与监管部门达成合作关系提供了机会。人民成为市场先驱者并不重要创业者真正要考虑的是建立一个具有“流动性”的市场。

相反,花式Prosper因忽视监管问题,直到证券交易委员会强行进行审查才进入静默期。相比之下,鱼缸在监管力度较轻,或仅在本国内运营的平台会更等得起。但就经验看来,钓鱼创业者往往高估了“脱媒”的影响,从而选择了错误的应对方案。

网络效应越强,笑着笑则其构筑的壁垒越加牢固。